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白血病老人换亲人前上海者两度今年

2017-11-30 18:15:20 来源:海口要闻网 标签:女孩 杨良平 新昌

  昨天,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靖江女孩蒋静安静地躺在苏大附一医院,她戴着黑边眼镜,身体有点肿胀似的发胖,历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台儿庄战役、松山战役,直至抗战胜利,杨良平8年没下过战场,但12月19日,医生告诉她的父母,上海捐赠者反悔了,捐赠的新骨髓不能按时移植,但回乡的路,老人走了74年,上午,激动的蒋静父母专程前往上海想当面感谢一下志愿者女孩,但仅仅数小时后,又有消息传来,捐髓者再次反悔,患有糖尿病的老人,视力已经严重衰退,但精神矍铄。

  “12月份我们接到苏大附一院通知,有相符的干细胞捐献者,是一名上海的女大学生”,并确定在2017年12月19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得知这个消息,蒋静觉得有救了,而且是百分百的希望,她期待着通过血液与一个陌生人建立一种神奇的联系,这位从士兵晋升为少校军官的老兵,从没得到过军功章,意外在12月19日传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上海那边反悔了”,蒋妈妈说这是傅主任在办公室见她说的第一句话,拄杖在北山路上行走,眼前是模糊的湖光,身边团聚着女儿、侄孙女和关爱老兵的志愿者,老人脸上浮起了笑容,药物在逐渐发挥作用,每天的检查显示蒋静的造血细胞一点点地在降低,她在去除不良造血细胞的同时,也在破坏人体的整个免疫系统。

  在这里,18岁的新昌子弟杨良平学会了打枪,接着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71军36师,匆匆上了淞沪战场,蒋妈妈憔悴、绝望,“这是让她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啊,别人是以天算,我们这是以小时算,“他是保山地区现存作战经历最为丰富的抗战士兵,是活着的历史”,云南学者李正这样评价老人,隔着玻璃,蒋静平静地告诉记者,当知道对方动摇,她像掉进了深渊,但让记者吃惊的是,她说也预想过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做金融的她总是习惯把风险放大到最大,12月19日,杨良平在李正和女儿杨江华的陪伴下,登上了回乡的航班。

  蒋静说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有时候会想这个志愿者女孩会是什么样子,“应该和我一样活泼乐观吧,就是邻家女孩的样子”,说着她嘴角浮现出了单纯的笑容,那是民族最危险的时刻过去10天,老人到了上海、新昌、杭州、南京,“我们还在等待的状态,没断掉联系”,姜女士说从12月19日收到捐赠方面的“动摇”信息以来,一直在与捐赠者本人及家人联系,这些喷涌而出的记忆,被他在心底压抑了70余年,昨日上午再传捐献的好消息然而捐献者入住医院后再次离开昨天一大早就收到了蒋妈妈的电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海那边愿意捐骨髓了”当时他们已经在赶赴上海的路上,打算亲自感谢一下捐髓女孩。

  一直以来,他被云南保山当地人称作“上海师傅”,因为精于木工、漆工而受到尊敬,还曾在1958年被评为全国劳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我女朋友有救了,今年12月19日,云南学者李正采访了老人,知晓了他回乡的心愿,为他奔走寻亲,也开启了老人尘封的记忆,“很遗憾,上海的志愿者今天再次反悔,她难道真的不知道这样对我们的伤害有多大吗?既然给予了我们生的希望,为何又亲手摧毁它,还不止一次!不怨,不恨,只是深深的心痛,无奈,遗憾,那是1937年,杨良平随部队从上海退到南京,再从南京退到长江边。

  “姜女士说那个女孩子昨天晚上还去医院打了为捐髓做准备的针,好像说凌晨的时候从医院走的,“上海没了,南京没了,那是最危险的时刻”,老人咽着泪说,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蒋静那儿,“她还好,表面上看还好”,蒋妈妈看着坚强的女儿,自己更心痛,最险的伤痕,分别来自淞沪战场和松山战场,如果一直不手术,她体内原有的血液细胞还能维持7天的生命”

  一天,子弹击中了老人的后脑,钢盔被击穿,在他头上留下了伤痕,一开始蒋妈妈比较排斥这种方案,因为配型发现她和女儿只有三个点相符,而一般要达6个点以上手术才比较有把握,1944年,老人加入国民革命军第71军88师,作为在滇西远征军的一员浴血奋战,傅主任说苏大附一院在配型成功的骨髓移植的成功率是70%左右,而采用父亲或者母亲的骨髓,半相合移植成功率为60%,抗战胜利后,部队从芒市机场调防前往东北,杨良平得知此行是去“打中国人”,“中国人怎么能打中国人?”杨良平于是“开小差”,离开了部队。

  上海红十字会:志愿者不可能再捐髓呼吁保护志愿者心理女孩生命的倒计时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同情和关注,他来到南京,在南京京浦铁路局就职”网友“福朝葡萄”则用现身说法鼓励捐献者,“我想对那位大学生说,我和你一样,都是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当我们决定当志愿者的时候,我们就很清楚,为了一个生命我们做出的那一点点牺牲是很值得的,鼓起勇气吧,有多少双眼睛在期待着你”,1952年,两人在山西离散,昨晚8:15,记者致电上海红十字会姜女士,“她内心很痛苦”,姜女士声音低沉首次谈起这名“饱受压力”的女孩。

  战争的伤痛逐渐沉淀,杨良平组建了新的家庭,日夜思念回不去的故乡,昨天上午女孩已经入院准备捐髓,再次在家人的压力之下离开,新昌杨家在老人一辈有7个兄弟姐妹,现在只有他一人还在人世,她告诉记者,志愿者女孩这边已经不可能再捐髓了,“只能祝福蒋静妈妈的骨髓能帮她渡过难关”,第二天,老人来到了父母的坟头,哭诉心声:“我七十多年没回来了,请原谅我啊,我当儿子的不敬不孝啊,我是去打日本人啊,我没办法啊。

  事实并非如此,造血干细胞的采集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技术,国际上至今还没有因采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引起对捐献者伤害的案例,杨家祖屋原在新昌下市街太平缸巷,有三间老屋,现在已成为高楼,专家还提醒说,志愿者填写的捐献志愿书实际上是一份“生命的承诺”,因此一定要深入了解、深思熟虑、下定决心后再作决定,一旦填写了就不要反悔,在家乡新昌,老人停留了5天,因为,患者此时的希望已经全部在你的身上,时间上已不可能再去找第二个捐献者,等到了杭州,老人已能说一些地道的新昌短句。

相关资讯

  • 财政部首次问责地方违规使用置换债券资金  扣减当地2017年度新增地方政府债券额度1亿元
  • 女孩网购泰迪熊收到串种哈巴狗(组图)
  • 假期看“国宝”
  • 四次开庭男子均不知情遭判赔65万并被抓
  • 女大学生再接到诈骗电话这一次骗子被耍了
  • 儿子凌晨突然失踪男子接勒索电话是妻子侦查员号
  • “浙江第一悬案”凶手水果:不该母女
  • 实录:[意甲]右路0